木纹摩天战纪44镇天候发怒

来源:    作者:笔名    2020-09-26

摩天战纪 44、镇天候发怒

黑黝黝的光幕氤氲,陈青山牵着古雪娇一步跨了出来。

“嘶!你……你干什么?”铁口神算一张邋遢的大脸几乎贴着他的脸庞出现,惊得他差点一步再退回去。

“嘿嘿……”铁口神算搓着手,绕着他转了一圈,嘿嘿傻笑:“哟,小子,这不挺完整的吗,没缺啥零件啊!”

“啊!”陈青山发呆,小脸气的惨绿:“你想要我缺啥?”感情他等在外面,就为了看他出来缺点啥?

“嘿嘿……”他又一阵笑:“没缺好!没缺就好!不然我还真不知道怎么跟师傅他老人家交待。”

“嘻嘻……”古雪娇咯咯娇笑,好笑的看着陈青山,他年纪虽小,但却很少见他有这么狼狈的时候。

“行了!”陈青山郁闷,彻底服了这个便宜师兄:“我们还是赶紧上去吧。”

“师弟!”铁口神算突然放低了声音,神色说不出的凝重:“老实告诉师兄,你们在里面有什么收获,若是有些实在见不得人的东西,我们现在就走,只要跑回七峰坊市,再有事情自然有师傅顶着。”

“嗯!”陈青山心中不由的一暖,自己认了那便宜师傅,话没说上两句,便被打发到了这儿,说实在的两者之间的交集的确不多,和这邋里邋遢,看着好不靠谱的师兄,也不过就是两面之缘,但面对眼前情况,能说出这种话,却让陈青山心中温暖。

他郑重的看着铁口神算,正色说道:“放心吧,师兄,我们一无所获,进出后就被人偷袭,古雪娇师姐更是重伤垂死,直到现在才养好伤,跑了出来。”

这话半真半假,是他和古雪娇出来前商量好的措辞,毕竟有些话,他真对涉黄经营人员、介绍卖淫人员进行了控制的没法说出口,事关镇天候府数条人命,他可不想另生枝节。

“偷袭?谁偷袭你们?”铁口神算双眼骤然生寒,牢牢的看向陈青山。

“穿云箭!”陈青山凝视着铁口神算,缓缓吐出了三个字。铁口神算和镇天候关系匪浅,对李龙骑更是眷顾有加,这些在进入血坟世界之前,陈青山便看出了一二。

但在血坟世界中,他们却的确被李龙骑率众袭杀,差点陨落,所以这事他不得不弄清铁口神算的态度。

接着,陈青山简单的将经过说了一遍,铁口神算听了咬牙:“这个混蛋!”随即突然转头,对着山崖暴吼:“李……镇天候!你给我下来!”

山崖上,镇天候盘坐战车之上,旁边斜插那柄血红的战旗,而浑山谷则静静耸立虚空,护卫在侧。陈青山、古雪娇从血坟世界中出来,他微微动容,但也并没有放在心上,但此时,却骤然听到铁口神算大吼,他不由一愣,半天才反应过来,这是叫他呢。

这许多年来,镇天候威权渐重,人们见面只知道大唐镇天候王爷,没人知道谁是李如风。

他跨步而出,在空中一步跨出,便到了山崖之下,来到铁口神算近前。堂堂的镇天候王爷一来到铁口神算身边,脸上的威严立马消失了,搓着手,靠过来,嘿嘿奸笑,浑然不在乎众人的目光,那神情和铁口神算竟然有十二分的相似:“嘿嘿……王……王兄……”

“行了!你少给我嬉皮笑脸的!”铁口神算板着脸,一脸正经。

“嘿嘿,哥……大哥……你找我有事?”镇天候又往前靠了点,几乎贴到了铁口神算身上。

“哥?大哥?”陈青山彻底呆了,心中波涛汹涌滚滚荡荡,原本诸多想不通的地方瞬间变得明了。

难怪这二人的关系看起来那么怪异!

难怪铁口神算听到李龙骑是镇天候子,神情变的那么激动,甚至想都没想就送出了一个神秘的铁疙瘩,那东西看着不起眼,但直觉告诉陈青山,绝对不是什么普通货色。

“哎!罢了!”陈青山暗暗摇头,李龙骑看来是杀不成了。

古雪娇听了,同样感到万分惊讶,她轻轻紧了紧陈青山的手,微微摇头,示意这事就这么算了。

“嘿嘿……”陈青山却陡然靠了上去,学着那二人的样子,搓着手,一脸奸笑:“是这样的!”他先看了看铁口神算,才又转头对镇天候道:“这个呢,是我师兄!我呢,是他的小师弟,这次进入血坟世界中被十一支穿云箭袭击,差点身亡,这不,刚刚养好伤,就跑了出来,那么多的时间,在里面可都白白浪费了,一无所获哦!”

他摇着一根指头,在眼前不住的晃。

“呃!”镇天候差点呛死,听了半天终于听明白了,感情这小子在里面被袭击了,现在是跑出来敲诈来了。他不由又觉得好笑,堂堂大唐帝国,敢敲诈他镇天候的能有几人?

而眼前这个看起来不过十岁左右的崽子,就这么做了,不但做了,还做的堂堂正正,没有一点藏着掖着。

镇天候不由转头看看铁口神算,见他一脸晦气的样子,他对陈青山不由得更感兴趣:“那你想要什么呢?”

呃!陈青山挠了挠头,虽然想借着铁口神算的虎皮,再敲诈镇天候一下子,但他却真的不知道该要些什么,想了想,他才缓缓开口:“我们被袭击后,龙骨飞舟爆掉了,你就先马马虎虎给上几艘飞行法器,然后再随便给点其他的也就行了。”

“算了吧!既然你没事,我们回去吧!飞行法器我给你弄!”铁口神算不知怎么突然意兴阑珊,伸手抓住了陈青山,神色复杂的看向镇天候,嗫嚅了半响,才又幽幽开口:“老二和她都还好吗?”

“大……大哥……他们都好!”镇天候听了神色亦是有些落寞。

“嗯!”铁口神算轻轻应答,不再说什么,转身撕裂虚空,便要离开,陈青山忙不迭的挣点击查看更多军事图片脱出来,指了指俏生生立在旁边的古雪娇:“她怎么办?”

“金背黑凤和她天璇峰的长老都在,你操什么心!”他神情明显有些焦躁。

“李如花,你又发哪门子疯!”金背黑凤和崖顶的各宗长老相继走了过来,他们目光灼灼的看向陈青山:“这小子刚刚从血坟世界中出来吧!按照我们各派的协约,他是不是要交待清楚里面的事情再走?”

“老夫倒是觉得铁口兄就算要带走这个娃娃,也要先让我们问问,起码要知道,我们的娃儿进了里面,怎么还没出来?”铁衣宗的长老终于走出,浑身罩在一副铁甲里,只余一双灰白的眼眸凝视着陈青山。

“莫非,这娃娃是在里面获得了什么了不得的宝物,铁口兄,你这是要准备独吞呢?”又有一人寒声道。

“呵呵……铁口兄,咱们还是按照协约来走比较好!”

……

陈青山等人进入,鬼胎血莲出世,血坟发生异变,彻底切断了与周天神镜的联系,各宗各派收到风声,不知多少长老,携带门人弟子相继来到此地。

而此时,他们眼看,铁口神算手牵陈青山撕裂虚空,要离开此地,不由齐齐围了过来,眨眼间,这片区域也不知被围上了多少人过来。

“嗯!”铁口神算本来就莫名其妙的情绪失控,如今又被众人突然围了上来挤兑,他不由瞬间暴怒,双眼骤然射出寒芒,手中的卦幡氤氲着亮起了诡异的光芒,语气更是说不出的强硬:

“难道我铁口神算想做什么,还要知会你们不成?都给我滚!”

“呵呵……铁口兄,你这是真的要与三宗为敌吗?”有人冷笑,声音更是冷冽的如同腊月的冰雪,在场的都是各宗各派有头有脸的人物,如今却被铁口神算当面喝‘滚’,有人老脸上立时就挂不住了。

“呵呵……哈哈……”镇天候突然大笑,接着陡然一声大喝:“浑山谷!”

“在!”光头巨人放声大吼,声音如同惊雷炸响天际,随即九条青蛟龙拉动着战车轰隆隆碾过天际,直直的插进了场中,而光头巨人则一把拽起大旗,扯开大步,紧紧跟在战车后方,踩踏着虚空发出嗵嗵巨响,血色战旗在虚空飘扬震荡。

而旗影里更是人欢马嘶,杀气冲天……

铁口神算被围,镇天候怒了!


池州看白癜风专业医院
汕尾治疗白癫风医院
荆门治疗白癜风较好的医院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