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纹木马碎戏私房钱戏曲

来源:    作者:笔名    2020-09-17

康平—— 0来岁,志刚妻子,一般职员。

置景:舞台一端置一张单人沙发,一张圆桌。一端置单人床一张,矗立的木板一张,衣服架子一个。

幕启:

志刚:(一只胳臂搭着外衣,一只胳臂夹着公文包出来走到圆桌旁的沙发上,一边给沙发边缘上搭外衣,一边自言自语):唉,公司要我来出差,这家里么,啥事都能放心的下,就是(压低嗓门,捂住嘴),就是怕我哪点私房钱给暴露了。

康平:(挎着坤包出来,一边给衣服架上挂坤包一边说):哎呀哦,这个冤家终于出差了,我终于可以放心大胆的查清了。(捂耳朵)唵,清查啥哩?(捂嘴)就是,就是我一直怀疑他偷藏着私房钱。

志刚:哎呀,这私房钱啊,可不是我窝藏小金库就是要干什么坏事啊,恰恰相反,我是想为了更好的为人孝子、为人好夫、为人好父、为人好友啊!你不知道,我那老婆子啊,抠门的很,太伤男人自尊!所以……

康平:这男人啊,有钱就变坏!我平时不把他的钱看得紧些,就指不定那天给你领回个“小狐狸”,(双手摸自己脸)把我这个打焉了的黄花菜——就给凉到一边去了。

志刚:所以,我守住了那点私房钱就是守住了男人的那点尊严,可不敢让外抠门的老婆子给翻出来了。

康平:(画外音:借他今天不在,叫我想个办法好好地搜寻下),(左右转愁思,突然高兴的)对了,我有绝招了,准叫他—子不漏的全交出来。

志刚:(双手供起来):求求上天保佑,可别叫我老婆翻到我的私房钱啊,那可是我的命根子啊!

康平:(诡秘一笑,拿起):我就不信玩不过他!(打)喂,(故意惊慌的):老公,大事不好。今天咱们小区混进几个贼,咱家也被光顾了。

志刚:(一听立马跳了起来):丢东西了吗?有没有报警?

康平:(偷笑,完后继续演戏):家里被翻得乱七八糟,衣橱里的1000块钱没了。还丢了什么东西,我正在清理,警察下午来看过了。

志刚:(着急):是,是吗?(画外音:天啊,我的那点私房钱啊)那,那……(着急)哎呀哦,我没法向她打听啊。

康平:(画外音:看把他急得)(赶紧安慰丈夫):好在那几个贼已被警察抓住,现在让各家尽快报送失窃清单去。(注意听对方反应)。

志刚:(松了一口气直起腰):唉呀妈呀,那你看,再看看咱家还丢了些什么?有,有(急的)哎呀,你都清点下,看都有什么!

康平:我正在清点里,你先冷静的想想你那里还有什么?

志刚:(一听生气的):我能有什么?我的人都是你的,我的工资卡都是你拿的,我还能有什么?

康平:(生气的): ,你可听好了,这次清单要是报不全面,过了这村可没这个店了,你可别后悔人家公安不给你退赃啊?

志刚:(拿着愣在那里。)

康平:(来劲):你到底想清了没有?(故意)我这就给公安交清单去了。

志刚:(急的):别别别,

康平:(静听):咋啦?想起来了不是?

志刚:你,唉,不是,你说咱家都丢了什么?

康平:(眼一翻):就是1000元,其它什么也没丢!就是把家里翻得乱七八糟的。

志刚:那,那就真,真没丢什么?

康平:你难道还希望再丢点什么吗?

志刚:(犹豫):那,那。

康平:那什么!人家都把清单报上去了,你要是没有啥,我就也报上去了,少罗嗦!

志刚:(急的):哎哎,你,你……

康平:有话就说,有屁就放司机师傅有时候会按接单按钮!快些!

志刚:你,你快去看看床头挂的那张结婚照。

康平:(心里一咯噔,捂住话筒):好贼的势啊,果然有情况。(赶紧跑到床头柜看结婚照片)

志刚:看到结婚照没?

康平:(强按住心跳):嗯。

志刚:画框后面有一个用双面胶粘住的红包,看到没?

康平:(夸张的用手在胸部上下顺气):把画框取下来了(看到一卷钱,惊了一下,几乎晕过去)。

志刚:看到什么了吗?

康平:(手扶着头)什么也没有哇?(一边将钱包捏在自己手里)。

志刚:(气的):如此神仙难料的地方贼都能找到,也太“巨无霸“了,看来今天遇到的绝非普通的蠢贼!

康平:(挂掉,数着手里的钱):这么多,足足4000啊!(生气的夸张表情):不定哪里还藏着吧(于是,又拨):你不会记错了地方吧?好好想想。

志刚:哎呀,你再赶紧在床板底下看看。

康平:(拿着把目光投向床板底下):床板底下咋啦?

志刚:我睡的那面床板底下有个缝,

康平:(眼珠一骨碌)

志刚:塞了一个塑料袋,你看看还有没有?

康平:(气的想对着骂,一想):不行!等收缴完了再收拾他不迟!(俯下身钻在床底半天摸索出一卷装着现金的塑料袋,气愤的摔在床上关掉):这就是成天对我发誓一心一意对我的男人么?!天啊,这还有公理没?

志刚:着急拨。

康平:(响,哭停,自言自语):真是同床异梦啊!真是10多年的夫妻了,这人没有尾巴比驴都难认啊!

志刚:(一个劲的着急打)

康平:(悲愤的接):喂!

志刚:(迫不及待):咋啦?还没有吗?!

康平:(只想发泄,咬牙切齿,可是最终还是缓和了逾时将恢复原价。3. 折后价格若非整数语气):没有啊?你不会是一着急记错了地方啊?

志刚:(肯定的焦急地说):不可能,这次出差前我还检查过,整整4000块钱,全是连号的百元钞票。

康平:看着手里钞票气的真想摔在床上,可是没摔下来。

志刚:(继续):那是去年我从公司发给我的技改奖里扣下来的。

康平:(极力控制自己气氛的情绪):就这些了吗,还有没有忘记的?!

志刚:没有了。

康平:(继续自己在胸前上下顺顺自己的气)真的吗?你再想想,冷静想想。

志刚:没有了,只有这4000元和结婚照片后面那4000元,共计8000元,你一定要把这些钱的特征跟警察讲清楚啊。

康平:好的,(嘴上带劲) 同志,我非常感谢你在本次家庭防盗学习中的出色表现。

志刚:(一听不对劲,摇头):你说啥?

康平:你小金库的这8000块钱,等你出差回来后再跟你细细算帐!

志刚:(想了一下,忽然明白):哎呀!瞎啦!她原来是在套我啊(晕了过去……)

共 2 17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哈哈哈!这种家庭喜剧很温馨哟!虽然只是夫妻之间的游戏,可作为一个爷们来讲,我勇敢地为男主人公辩护几句。男人爱家是理所当然的,但是像本文女主人公的这种行为,那是在控制男人。我们处在一个唯金钱论的大环境里,男人除了家庭之外,总还有一些必要的应酬,希望女性朋友从爱护的角度去关心、理解、拥戴自己的丈夫!欣赏!推荐!【木马社团:山形依旧】

1楼文友:201 - 09: :50 感谢山形依旧社长按语 男人除了家庭之外,总还有一些必要的应酬,希望女性朋友从爱护的角度去关心、理解、拥戴自己的丈夫! 问好!


曲靖专业治白癜风医院
肝硬化怎么治疗
常州看白癜风权威医院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