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姑娘年次判刑称再犯罪为进看守所营养

来源:    作者:笔名    2021-01-10

21岁的姑娘,4年间 四进宫 ,分别涉及盗窃、诈骗、抢劫犯罪。当她第4次进监狱服刑后,又被挖出盗窃余罪。1个月前,南岸区法院以盗窃罪对她判刑1年,加上此前被判的12年刑期,法院决定合并执行12年零9个月。

南岸区检察院驻看守所检察官审查该判决时,觉得她的行为不可思议,于是请重庆天爱心理咨询中心督导咨询师曹林去给她会诊。昨天,曹林诊断后得出结论:她因为从小缺少父母的教育和关爱,从而走上了犯罪道路。

问题少女4年时间5次判刑

南岸区检察院驻看守所检察室负责人鲁荣称,他们其中一项职责救助金申请审核程序十分繁琐是要对每个犯罪人员的判决书进行审查。上月底,当他审查到杨丹(化名)的判决书时,发现她有些不简单。

判决书中,仅介绍杨丹个人基本情况一栏,就有10行描述。除了户籍资料中的女性和年龄(21岁)外,更 吸引眼球 的是杨丹的前科经历。从2007年10月2 日起,她4次被判刑。第一次刑期为拘役5个月,之后分别为2年、10个月、12年,罪名包括诈骗罪、盗窃罪、抢劫罪。

鲁荣称,这次判决,是杨丹第4次被判刑12年、正在监狱服刑期间挖出的余罪。那是2010年8月28日,杨丹在南岸区回龙湾一个牢友家里,趁牢友洗澡之机,偷走了对方的笔记本电脑、及现金,共计价值2750元。法院为此对杨丹判刑1年,合并此前的12年刑期,决定执行12年零9个月。

干了 份工作后她开始犯罪

鲁荣称,一个21岁姑娘被判5次刑,不管什么原因造成,都让人痛心。他们于是决定对杨丹进行心理帮教,并聘请心理医生去给杨丹会诊。

重庆天爱心理咨询中心督导咨询师曹林听说杨丹的犯罪经历后,也颇为震惊,表示愿意参加这类公益活动。昨天上午,曹林与杨丹单独进行了两个半小时畅谈。杨丹终于敞开心扉,说出了她的心里话。

杨丹称,她第一份工作是初中毕业后,通过亲戚介绍到朝天门帮人卖衣服。这个工作很累,每月只有七八百元收入。干了几个月,她就不去了。之后经人介绍,干了第二份工作。这份工作是在美容院给人洗脸。她喜欢这份工作,因为轻松,月入近2000元。干了半年后,因为看不惯一个女同事,与对方打架,被开除了。

随后,她找到第三份工作酒吧服务员。她称,她的工作是帮人点酒、上酒,月收入六七百元。她与酒吧的两个女同事一起在外租房住。她们都认为酒吧上班收入少,干了两个月集体辞职了。辞职后, 人艰难维持了两个月。没钱了,怎么办?一个姐妹提出去骗钱。她们真干了,骗了一部价值 000多元的,也翻了船, 人在看守所关了5个月。

再犯罪是想进看守所找母爱

杨丹称,她第一次进看守所时,还差两个月才满17岁,许多事情都不懂。她以为进去关几天就出来了,没想到一关就是5个月。在里面没有自由,什么都受到限制,她第一次感到不值得。

杨丹称,第一次在看守所,她内心有种强烈的反差。和她一起关押的阿姨把她当成女儿看待,教她一些良好的生活习惯。告诉她,女孩子一定要坚持早晚刷牙,保持口腔清洁,还有一些女性的注意事项。

阿姨还教她为人处事之道,怎么与人和睦相处,做人要诚实守信等。这些让她感到很温暖。这些温暖,她从小到大都没有在家里感受到,父母从来就没有教过这些。哪怕是她第一次来月经,母亲都没有跟她讲过那是什么,是为什么,更没有告诉她该注意些什么,只是送给她一个胸罩。同学却喊她不要戴,要束胸。她为此一直束胸,我们将其名称发布于募捐慈善榜母亲却一直不知道。她的父母都不会说好听的话,只是嘱咐她要听话。

杨丹讲,从她小学到初中,9年中父母几乎没有与她沟通过。直到4年前她第一次进看守所,她给父母写信,父母到看守所看她,她与父母才有了真正的心灵碰撞、连接。

曹林告诉杨丹,本来是她的母亲应该给予的母爱,看守所阿姨给了她。她父母生下她后,只是供吃供穿,没有起到引导、教育作用。

杨丹称,她第一次从看守所出来后,在家住了18天,又想起了看守所阿姨的温暖,于是想进去。随后,她拿着母亲的钱到外面租房住,和社会上耍得好的女性朋友一起去抢劫,然后到九龙坡区谢家湾派出所去自首,目的是想和原来一起关的阿姨在一起。

她原以为这次也关不了多久,结果被判了两年。她后悔死了。最让她感到痛苦的是,在监狱里时间过得太慢了,而且每天都做着枯燥乏味的事。

她怨恨父母没有教育好自己

杨丹告诉曹林,第二次获释后,母亲又拿钱给她在南坪租房住。她在酒吧上了一个月班,就辞职了。耍了一段时间后,没钱了,家里也不愿给。于是,她和朋友一起决定盗窃友的钱,后来发展到抢劫友。后来就有了第中国只有不到6%的公民持有护照。三次、第四次、第五次被判刑。

杨丹称,在第4次被判刑12年后,她绝望了。因为以前最多只被判了两年。想到这些年做了这么多错事,想到父母不管自己了,也失去了一些曾经对她不错的朋友,觉得很没意思。后来,监狱管理员找她谈心,还有一个朋友来监狱看望她,她才重新有了希望。觉得应该好好改造自己,多减几年刑。出狱之后还要买车买房,过幸福美好的生活。

杨丹坦言,如果判得轻,她出去后还可能再犯,她已经对一年、两年刑期都不在乎。最初抢劫,她不懂法。后来犯罪,竟然成为一种习惯,没钱就想抢别人的。她想改,但改不了。这是因为她对 犯罪 没什么概念,父母从来就没有教过她这些。

杨丹说,读书时,自己该读书就读书,要钱、要穿新衣服,父母都满足台海10月13日讯 据中评社报道。每次找父母拿钱,也不问她如何使用就给了她。前两次,她进去后恨父母没有好好教育好自己。后来,她也开始在自己身上找原因。

第五次被判刑时,证人和受害者对她的描述是 一副男娃打头 。昨天,杨丹出现在检察官和心理医生面前时,也是寸头。杨丹称,在她读书时,父母从没说过男性打扮有什么不好。

她以后

该怎么办

心理咨询师曹林称,面对眼前这位 四进宫 姑娘,除了惋惜,心情还很沉重。

曹林认为,杨丹应该从以下方面去努力:

1.在监狱里加强学习法律法规。

2.学习一些基本的为人处世规则。

.增强对人的情感和理想的理解和教育。

4.学习一些谋生手艺,在学习技艺的过程中,养成对自己和他人劳动付出的尊重。

南岸检方统计一年数据

20岁以下女性罪犯

犯的都是贩毒盗窃

昨天,南岸区检察院统计了去年5月至今一年度该院经办的女性犯罪比例。在该统计年度内,女性犯罪人数244人,占总犯罪人数的14.7%。

其中,20岁以下的有2 人,她们犯的是贩毒、盗窃罪。20岁至 0岁的有67人,她们犯的是贩毒、容留介绍卖淫、协助卖淫、盗窃罪。 0岁至50岁的140人,她们犯的是贩毒、容留介绍卖淫、协助卖淫、伪造证件、盗窃类犯罪。50岁以上的14人,她们犯的是伪造印章、诈骗、盗窃类型犯罪。

佳木斯治疗牛皮癣医院哪好
东营哪家医院看白癜风
西安治疗前列腺炎费用多少钱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