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驭灵师204好点子搭配

来源:    作者:笔名    2020-05-21

极品驭灵师 {204}好点子

“动手可以,但动手过后,明天我会送你回小天界,你自己选。”姚暮昭传音给叶夏后再不看她一眼,转身望向店掌柜但仍不时低头沉思。抱歉道,“舍妹不懂事,还请店掌柜海涵,这件已被毁了地紫莲霓裳我要了,连带着刚才的三套衣服一共多少灵石?”店掌柜地看不透姚暮昭地修为,只是看姚暮昭言语客气,方冷瞥叶夏一眼,“方才老朽已经说明,这件紫莲霓裳,姑娘可以试,但是这件衣裳是有灵性地,并不是是个人就能穿出她该有地风彩来。

现在姑娘试后不满意不购买就是了,何至于毁了这件衣裳,以令妹的心性,我若将这件霓裳卖给你,没得白白糟蹋了这件好衣裳,是以我不会卖给你,但是这件霓裳被损毁地如此严重,所以公子要赔付这件霓裳的修补费用,至于多少灵石,我也不会冲公子漫天要价,公子留下个信物,一个月会有修补这件霓裳的清单出来,到时花多少灵石公子赔付多少灵石,交了灵石赎回信物,公子看可行?”

姚暮昭点头,并摘下腰间的玉佩递给那店掌柜,店掌柜接过玉佩一看,神色难掩惊惧,不过最后还是小心收了起来。

店掌柜收好玉佩朝洛珊灵拱手一礼,“不知道友贵姓,还请道友为我和这位公子做个见证。”

洛珊灵冲店掌柜还礼并道,“青岳。”

店掌柜冲洛珊灵点点头,“老朽唐展。”

姚暮昭扫视两人一眼,“姚暮昭。”

唐展在看到玉佩时,已有了心理准备,可在这三个字落到实处还是难免惊讶,不过转瞬唐展再次向姚暮昭施礼,并将玉佩归还给姚暮昭,“不知少宗主光临小店,实在是罪过。”

说着将那件紫莲霓裳用一透明的玉纸袋包上,“这件霓裳少宗主看得上。尽管拿去,她能有此运气随了少宗主也是她的造化,相信我家老主知道这件衣裳随了少主也会很高兴。”

姚暮昭收了玉佩和紫莲霓裳,“代我向唐先生问好。过几天我会亲自登门向唐先生赔罪。”

唐展点头表示一定替姚暮昭转达。

之后,姚暮昭向洛珊灵微颔首,就带着叶夏走出曼妮坊。

待姚暮昭走后,洛珊灵环视这曼泥坊一圈,等唐展终于从那两人的身上拉回视线。洛珊灵方道,“我这里有一批人形假模特,可以帮店家更好地展示这些精妙绝伦的服侍,不晓得店掌柜可有兴趣一观。”

唐展这会就想早早收工,将姚暮昭真地活着回来得消息报给老主,是以,原本没什么心情再应付洛珊灵,不过在看到洛珊灵拿出一具和真人一模一样且还能向人不停眨眼却没任何东西遮掩地女子模特后,饶是唐展这么个经历过无数次大风大浪地人也不由脸色发红。

随手拿了套霓裳就给那假模穿上,嗯。还别说,这样将衣裳套在假模身上是比在多宝阁上叠放着要更加立体且能招揽顾客,这不,这套杏黄绣着紫色风信花地霓裳一上假模地身,就引来过往女修地注意并走进店铺。

一小会的工夫,十套款式相同颜色不一的风信花霓裳就卖了个精光,店掌柜又换套别地霓裳为那假模穿上,两刻钟不到,这件上身模特的霓裳又被卖了个精光。

于是,一个很神奇的现象出来了。店掌柜将什么衣服套上假模特,什么衣服就卖得出奇地快。

等到天黑的时候,店掌柜已经店内的女霓裳差不多卖了个精光,看看店铺内剩下地一水地男装。再看看在一旁大口喝水的洛珊灵一眼,“青岳,你手里有没这样的男子假模,给我看看。”

洛珊灵点头,“有。”

随之从小谷内取出一个男子假模给店掌柜,店掌柜在看到男子假模后不住点头。并拿了套儒雅型的海蓝色男子套装给男子假模穿上,“嗯,青岳,这套衣裳喜欢吗,为感谢你对我的帮助,送你一套。”

洛珊灵喝口水冲唐展微扯了嘴角笑道,“我在你这儿帮你忙乎这么长时间,想用一套衣裳就打发我没那么容易吧?”

唐展呵呵一笑,“自是不会,说吧,你手里有多少这样的假模,我都要了,不过你炼制地这些假模类型有些单一,若是你能将人的特性也通过模特的眼睛展示出来,我定会出价更高。

举个例子说,比如这身衣裳走地是高贵路线,那么通过模特地眼睛就该让人能体会到恃才傲物超脱于众人的优越感,比如这件黑色衣裳走地是冷酷萧杀地路线,那么从那假模特地眼中就该让人感觉到从骨头缝里发冷的感觉从而一击命中客户的需求,要知道男修和女修不同,女修对裳服地要求除了功能性更多地是漂亮好看,而男子在注重功能地同时更注重自身气度气势的外放。”

正说着话,三个中年男修联袂而来,“老唐,不厚道啊,想到赚钱地好点子也不说给弟兄几个讲讲。”

三人说着都将目光投向洛珊灵,“这位是?”

唐展望三人一眼,“这位是青岳,就是那个给我出点子的朋友。”

说着像老大哥似得望一眼洛珊灵,“青岳,这位布衣店地徐才徐掌柜,这位飞迅店地朱厚朱掌柜,这位罗苏店地罗达罗掌柜。”

洛珊灵起身向三位一一见礼。

三位一一还礼。

礼毕,唐展请四人进茶室喝茶,唐展刚将人安排好,就有一个男修上门,指着男模上地海蓝色套装,“来十套。”

男子的神情冷酷萧杀,唐展心说他这里有套黑色曼陀罗暗纹的套装其实更适合男子表现出地气质,于是,在规矩拿了十套海蓝色套装后,又将那套黑色曼陀罗暗纹地套装穿了上去。

果然男子在看到那黑色曼陀罗套装眼神一亮,虽然只是刹那间的工夫,但还是被阅人无数地唐展给看了个清楚,果然下一秒就听那男子道,“这身也来十套。”

唐展听了心里自是高兴,于是手指在算盘噼里啪啦两下,“海蓝套装。一套七十万灵石,黑曼陀罗套装,一套一百五十万灵石,二十套算在一起是二千二百万灵石。道友初次上们,给道友抹去零头,就是二千万灵石,余外道友看上那套女装,我们小店余外赠送道友一套。”

男修抬头望了眼女子模特上穿着湖绿霓裳。手掌一张,从袖笼滑出一袋灵石扔给唐明,“就这女子身上穿地一套吧。”

唐展用灵识扫过袋中灵石确认无误后,自是点头应是,并将二十一套服饰为那男修包好放入一个小型储物袋递给男修。

比去年增加了3亿元人民币。公司党委副书记、工会主席王超告诉

男修接过储物袋转身而去。

做完这单生意,天色已经大黑,外面的花灯也都亮了起来,街上的人这才刚入夜就摩肩擦踵地,唐展摇摇头,心说今年上元节又不晓得会闹出什么事来。

关了店门。唐展回小茶室,看四人正聊得热火朝天,话题自是围绕着能提高他们店铺销售量地假模。

唐展坐下来喝了杯茶,问他们说到哪里?

其他三位却是含笑望着唐展说他今儿已经赚了满满一盆地灵石,改日也得让他们三人赚一笔才行。

唐展笑笑好东西自是要一起分享。

其它三人得到自己想要地,又喝了会茶就向唐展和洛珊灵告辞。

送走三人,唐展才回过头来问洛珊灵不会真匀给他们一批假模吧,今儿才晓得用假模展示衣裳的美妙,不能这新鲜热乎劲还没过,就被人将这招财重宝给拉去仿效。等别地店也用假模穿上衣裳,明日店铺衣裳的销量肯定要大打折扣。

说起销量,唐展一拍脑门怎么忘了今儿女修霓裳都卖脱销了,于是。赶紧向唐氏制衣坊传讯下单。

传讯下单完,方又回头和洛珊灵说起假模的事。

在听洛珊灵说他们真地从洛珊灵手里每人订购了一千万灵石的假模,且已提前预付了二十万灵石地定金后,唐展这心里就有些不是滋味,喝了口闷茶,唐展又道。“看那三个家伙笑得见牙不见眼的样,他们订购地定不是像这种只会眨眼得假模吧?”

洛珊灵含笑点头,“不过,掌柜地也不用如此灰心,他们定制地假模要求高,而我炼制也要时间,所以掌柜地还可以趁这个时间差好好大赚一笔地。”

唐展听洛珊灵如此说,心里方好受了下,并说他们下定了一千万灵石的假模,他也下定一千万灵石假模,说着拿出一个储物科技部、省科技厅、市政府领导及国内外顶级专家出席会议并作重要讲话袋放到洛珊灵跟前,“这是一千万灵石,二十万灵石是定金,二百万是我给你今天地红利,其余地就是今次你余下假模地费用,你看可行。”

洛珊灵心道这些假模原本是她参悟灵之傀儡地道具,如今进一趟成衣铺就换了一千万灵石进账,很是赚了。

面上却淡然点头,“成交,初次合作,掌柜地若还有什么需要,尽管传音给青岳。”

输入一丝灵识进储物袋,确认灵石数目正确,洛珊灵将剩余八具假模拿了出来,并按照唐展的要求又对假模地眼睛进行改进,男子五具假模从其眼神里释放出地目光分阳光暖男型,冷酷肃杀型,儒雅君子地型,可爱活泼富有青春气息地大男孩型,再一个就是若毒蛇般令人倍感阴冷地冷邪型。

唐展在看到洛珊灵做出地这个望之就令人浑身发冷得男假模,笑说,这次他的店铺即便没有人看守也不会有人敢轻易进来他的店铺了。

洛珊灵笑说若是她做地假模能起到保镖地职责,下次若唐展还要购买可就要加价了,这次免费为假模升级算是送他地见面礼吧。

唐展笑说只要这些假模能让他店里的生意火爆,加价那自是应该地,洛珊灵则笑说若是大家都有了这假模,唐展的生意又陷入一个稳定期后他还可以帮唐展出招让唐展地生意更上一层楼。

唐展笑说若真到那时自是要上们请教,之后,洛珊灵又为女模地双眼加持了灵术,五具女假模分别调整成了柔情似水型,冷若冰霜,艳丽四射型,端庄优雅型,灵动活泼型。

帮唐展加持完灵术,唐展关了店门,两人一起走上满是各式花灯的大街,唐展说邀请洛珊灵去青远镇最有名的酒楼醉风楼喝酒。

洛珊灵指指街上的各式花灯,以自己想独自走走看看为由婉拒了唐展。

唐展其实也无心喝酒,他还想将今日淘到的宝贝拿回让师父看看,想必师傅看了一定高兴,是以在和洛珊灵分手后,唐展在大街上逛了一圈,又绕回店里,除了那个极度阴冷的男模,其余九具都被唐展收进空间,然后去了离青远镇有二三十里远地一个偏僻小山村去见唐一剪。

而洛珊灵在与唐展分手后,随意在大街上走着,看见有趣的玩物,她就踩上一个灯谜,可当玩物拿到手里时,心里却一点都没兴奋的感觉,看看旁边一拨拨结伴而行的修者和普通人,他们在猜中字谜得到奖赏后眉飞色舞地高兴样,洛珊灵没来由地感受到一阵失落。

于是,走到阴暗地角落,洛珊灵命小九,红泪,和六眼海蛛在吃了妖息丹后从小谷内放了出来,且每人发了一百块灵石地零花钱。

红泪和小九常年在小谷内清修从没见过这么热闹的场面,因而红泪和小九看见花花绿绿造型可爱的花灯和这么多的人都是特别兴奋,尤其是小九闻到肉香味时,更是馋地要命。

是以每逢走到肉食摊时,他就不走了,到最后他将自己地零花钱吃完了还不算,又将红泪和六眼海蛛地零花钱也给花完了。

现在他站在一烤乳灵猪前又不动了,没办法,洛珊灵只得又给他们一人点了一头小乳灵猪让三人坐下来吃。

红泪和六眼海蛛两人合起来吃了还OK不到一个乳灵猪,剩下地都让小九吃了,这家还没饱,最后洛珊灵又到隔壁地摊给他买了两只考羊腿,小九拍拍肚皮才说勉强饱了。

其实小九还能再吃四只大牛腿,不过看看洛珊灵那颇有警告味地眼神,小九才违心地说饱了。

最后,小九向洛珊灵淘了两杯橘子汁灵果液灌了下缝才算真饱了。(未完待续。)

孩子营养不良的症状
宝宝受凉打喷嚏
汕头牛皮癣医院
他达拉非片每日一次
怎样调理宝宝积食
朔州什么医院治疗白癜风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